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无弥/Kircheis写的哪本古代小说评价最高? 韩卿现象级小说无弹窗阅读

时间:2021-02-12 16:44 /历史小说 / 编辑:简丹
甜宠新书《韩卿》是无弥/Kircheis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小说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卿,太叔桓,书中主要讲述了:只走了半里不到,太叔桓忽然

韩卿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年代: 古代

《韩卿》在线阅读

《韩卿》精彩章节

只走了半里不到,太叔桓忽然了几步,坐骑拦在韩卿面,将斗篷一脱,裹到了他弯现心的扣所有盘结,把帽绑好,而才淡淡笑:"走吧。"

韩卿微微一愕,随即揪松弯现的斗篷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那斗篷中似乎还能觉到太叔桓遗留的温。这一切又仿佛都回到十多年,那些个风雪漫天的子里,他们就是如此相扶相持。只不过那时脱下斗篷的是韩卿,被温存照顾的是太叔桓。

也是这时才刻的觉到,面的已经是个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,他甚至可以反过来照顾曾经照顾他的人了。

这什物,原来确有如此的魔

韩卿恍恍然明了"人生在世,忽然而已"的意思。

太叔桓又说:"卿,明晚饮至,你定要来......我有话要与你说。"

什么话不能这时说?不能说的话为何要跟着来?

太叔桓好似明了他心中的想法,悄悄:"莫不是八年的时间毕竟太了,你竟然不明我想见你想得一刻都不能等的心境。"

听到这话时韩卿的脸看来有些黯沉,但太叔桓邃的视线落到他弯现,却带着微微的暖意,边的笑纹分毫未褪。

"卿,记得要来。"

这一声出自君王之口的叮嘱,谁能不从。

谁敢不从?

片刻,韩卿缓缓点头。

太叔桓闪笑的眸光,松松靠着韩卿的坐骑,一齐回城里去。

17

入城韩卿就与太叔桓分扬镳。

出府门口的琴岚瞧见马和斗篷一怔,"二你遇谁了?"韩卿还未答,琴岚忽然瞧见斗篷绣的龙纹,一惊,顿时不再问,只连忙韩卿把斗篷给她放好,免得被那几个大老爷们瞧见。

韩卿奇:"瞧见了又怎么?"

琴岚瞪他一眼:"二你糊了?说了不弯现却有皇的东西,不怕几个兄胡猜?"韩卿哑然。

把药材给韩伯悉心熬制,了大厅却见到一伙人愁眉苦脸。常翻着贝贝一桌的的医书,苦恼:"这是什么毒?我怎么没见过?"

"是梅雪。"

众人见韩卿来,脸登时好看一些。曹惜缘问:"找着药了?"

"。"不过只能延缓毒的最终发作。

褚渊却眼尖,喊砖:"卿儿你手怎么了?"

,霍的站起来:"我去拿金创药!"慌慌的跑出去。

曹惜缘却问:"这梅雪是什么?"

"天下第一奇毒。"

曹惜缘点点头,等了会子,却没听到韩卿还有下句,不:"就这些?"

韩卿悄悄叹气:"若是能让人晓得再多一些,也就不是天下第一奇毒了。"

褚渊哼的一声:"这天下第一奇毒,也就天下第一人有法子搞到手......"话音没落被曹惜缘瞪了一眼。

"承绪休要胡言语!"

"我哪里有--"

"这里是京城,不是你人稀地薄的边境。"

褚渊怔了一怔才明曹惜缘的意思,讪讪的不再说话。琴岚来恰好赶这一幕,叩的就是一个响头,骂他:"做十多年的官。"

韩卿却摇摇头:"下毒之人不是皇。"

三人相视一眼,齐声:"哦?"摆明一百二十个不信。

"如眉出事对皇而言只会少了一个制肘我的砝码,这种赔本的买卖他怎么会做?"

"可是你别忘了皇他对你......"曹惜缘忽然想起什么蓦然半句,半晌,才续:"......我是说,别忘了他当初怎么对付惜颜的......"

提起往事,众人一时沉默。

不刻常虾屡着医箱回来,心处理韩卿掌的伤。伤口不,敷了药包好没事。他没听见之众人的谈话,也没忌讳,一边包扎一边说:"你这伤忌酒,明晚去宫里的饮至可得悠着点儿!"

其他人面又沉一沉。

倒是忘了这件事。

曹惜缘眼睛眨一眨,想想,对韩卿:"卿儿,且不论是不是,你明找个机会试探一下?"

韩卿敛眉,未置可否。

褚渊却觉得这样很让韩卿难做,不用他太转开话题打趣曹惜缘:"得了惜缘,你还有空指点卿儿呢,明入宫可是要见公主的,你--"褚渊下左右打量他一番,挤眉:"怕不怕再被公主来一耳括?"

曹惜缘面顿时绯

当年不知底孪悄薄太叔永之因而被打的事可是心头之,如今被褚渊刻意提起,当下恼成怒,一把住褚渊胡子怒:"说我呢?看我今晚不把你这胡子剃了,让你明晚光生生的对着一群豺狼!"当年褚渊的美貌引来的登徒子可是啥货都有。

琴岚闻言杏眼一瞪--

褚渊见状知琴岚飞醋就要泼来,赶忙向曹惜缘作揖讨饶:"饶了我饶了我,好兄,我这辈子对着我夫人一人就够了!"说着还不忘回头向琴岚讨好的连番傻笑,好一付骨的模样。

(34 / 77)
韩卿

韩卿

作者:无弥/Kircheis 类型:历史小说 完结: 是

文案 朋友,爱人,君臣。 慢慢走远,带不去离愁;频频回眸,留不成相守。 我与你,爱罢,恨罢,仅此,而已。 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 ┃ 其它: 楔子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八年。 秦如眉侧坐数着池边盛开的桃花,怀卿在她身边慢慢背诵史论,偶尔偷眼打量身为母亲的她面无表情的脸。她没有听进去,怀卿可以肯定,她不过是例行公事的来坐坐而已--尽管皇上要她"好好督导"自己。不过,也多亏了这道圣旨,否则他连站在这里背诵都不可能,应该早就被抛弃湮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。 因为他的母亲,从来不想要他。 母亲是如此陌生的存在。第一次见到她,他已经四岁,母亲美丽却高傲的面庞如此陌生,她用冰冷的声音说:"你的名字叫怀卿,没有姓。"简单的一句话,彻底决定了他的命运。 一个没有姓氏的私生子。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